城市负债率是把双刃剑

首页    思考探索    城市负债率是把双刃剑

   

     

      城市负债率与经济规模呈反比例的关系吗?在我们以往的认知中,一个城市负债率越高,就认为该地区经济实力越弱,其实不然,经济发达的城市也存在高负债率的情况。城市负债带来的影响是双重的,可以说城市负债率是一把双刃剑。

      一、城市负债率

      计算口径:城市负债率=(地方政府债务余额+隐形债务)/综合财力。

      负债率又称举债经营比,对企业来说,负债率一般用以衡量企业利用债权人提供资金进行经营活动的能力,而城市负债率,是城市负债与经济能力的比率,也是经济增长对政府举债依赖程度的指标。

2021年全国各省份经调整负债情况表:

(数据来源:Wind、财政决算报告、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

     

      城市负债率红线:债务率>=300%

      从2021年的整体数据看,全国大部分省份负债率几乎都超过了100%,在120%-300%之间的省份数量最多,而天津则高达529%,但同比2020年有所降低。负债率在300%以上的有重庆、江苏、云南、贵州、四川、湖南、浙江、湖北,都踩了城市负债率红线,上海低于120%,而西藏仅仅为47.8%,全国最低。

     二、城市负债率与经济规模间的关联

      高负债率的省份存在两种类型:

      1.经济发达的大省:财政收入高,负债规模高;

      2.经济欠发达省份:财政收入低,负债规模高。

      比如,江苏、浙江和山东2021年的发债城投有息债务+地方政府债务分别是9.63万亿、6.76万亿和5.42万亿,在全国处于前三水平,虽然负债规模都很大,但经济收入很好。天津和云南负债规模就超过了其年度GDP,天津2021年的债务规模是2.02万亿,而GDP只有1.57万亿,云南省2021年的债务规模达到2.63万亿,而GDP只有1.96万亿,其中云南的高负债来自于城市对土地的依赖程度过高,而江苏省债务资金投向主要以市政建设、基础建设、农业、生态科教为主,用在了可经营性的行业投资上,其中的土地储备仅仅只有14%。

     三、城市负债率是把双刃剑

      鹤岗市财政重整

      2021年12月23日,鹤岗市人社局发布《关于取消公开招聘政府基层工作人员计划的通知》,鹤岗市成为中国首个涉及财政重整的地级市,2020年度鹤岗市财政总决算强审说明提到财政重整的原因是鹤岗市财力不足以偿付到期政府的债务本息。鹤岗市财政收入过低,负债率过高,财政收支矛盾非常严重,最终无奈提出了财政重整的计划。

可以说,城市负债率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城市负债可以带来地区发展和人民生活的便利,但另一方面如果地方经济没有增长,负债率却居高不下,财政问题就会越来越严重,可谓是“甜蜜的负担”。

 

      从事应收账款催收工作十余年以来,我们发现催款成功率一定程度上受到地方经济水平和负债率的影响,地区经济水平高,还债压力相对较小,商业诚信环境较为良好,回款成功率较高,如果地方经济水平较弱,且负债率较高,还债的能力自然会减退。但不论如何,解决债务问题是个人、企业和政府都需要重点关注的,对个人而言,无债一身轻,企业债务的解决也有利于企业的经营与发展,地方负债的解决能推动城市经济发展。

生活的环境中有更多诚信的氛围,才是我们所共同追求的美好。中金证也在推动社会诚信建设方面切实作着贡献。这条路我们还在走,并且勇往直前,披荆斩棘,我们有使命,也有期许。